联系热线:13809870060 /  075788632287
新闻详情

深度 | 总理报告中的“体育产业心思”

1st


总理19342字的《政府工作报告》。可谓恢弘大观。倘若你调动自己所有的知识储备去逐段研究的话,一个白天就过去了。


在今年的报告里,在回顾2018年体育工作的部分,用了相对往年较为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全民健身蓬勃开展,体育健儿在国际大赛上再创佳绩。


而在2019政府工作任务的部分,则是三句话直接与体育工作相关:


“广泛开展全民健身活动。扎实做好2020年奥运会、残奥会备战工作,精心筹办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办好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人民群众身心健康,社会就充满活力,国家就繁荣兴旺。”

2nd


我们发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有一处与体育产业相关的内容。


在2019政府工作任务中第(三)部分里,对体育产业“主力军”的体育用品制造业的发展,未来将有着至关重要的指导意义:


“推动传统产业改造提升。围绕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强化工业基础和技术创新能力,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加快建设制造强国。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能+”,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


同样也是三句话。你最关心哪一句?


这三句,恐怕我们都得关心和仔细品读其中的含义。


因为它细致入微。

3rd


回顾1年前的2018年3月5日,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与体育产业工作相关的表述为:“发展壮大新动能。做大做强新兴产业集群,实施大数据发展行动,加强新一代人工智能研发应用,在医疗、养老、教育、文化、体育等多领域推进互联网+。多渠道增加全民健身场所和设施。”


纵向比较,我们不难看出,2019年与2018年的“体产心思”有着某种呼应、延续和递进之处。


是的。即便是在细致入微的体育制造业领域,也与总理的经济治理思想一脉相承:要行稳致远,就必须深化改革创新,要用好政府和市场这两只手,启动“双引擎”,助力“双中高”发展——长期保持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


对体育制造业来说,尤是如此。

4th


没有卓越的顶层设计,就难以跨越经济增长的瓶颈。


正如经济增长的奇妙之处,就在于在必然性中充满了偶然性,在出人意料的偶然性中,又有着历史的必然性。凡能够通过设计、规划、指导,推动经济增长的时候,几乎一个共同的现象是:如何引导一个行业在一个适宜的制度环境中,得到可遇不可求的创新发展,以及给予从业者们耐心地等待、细心地观察的缓冲阶段。


而我们回到2019年《报告》中的那三句有关体育产业的内容,仔细研读后,把它归纳为十二个字:


新旧融合、技术赋能、创新迭代。


倘若多年以后,要检验这十二个字的成果,最灵验的方法,便是去到中国东部、东南部、南部沿海的那些体育用品制造业的集群,可以不断地往下走,到中国体育用品制造业最广泛的微观层面,去看制造业真实的景象。


制造业未来成功维度的考量,未必取决于2025年之前发生的景象,而有可能是未来的30年,取决于每个细分行业和细分品类,以及我们每一个人。

5th


新旧融合、技术赋能、创新迭代,其实对应着的是当下所有体育用品制造企业在未来更高的生存法则:需要在“B T M”三个维度上,在适应性创新与前沿创新的过程中,在技术层面实现摩尔定律的增长,用互联网思维轰开突破口,在市场层面得到全球化浪潮下的回报。


而这里所说的“B T M”,即business(商业模式)、technology(核心技术)、marketing(市场营销)。


彼得.德鲁克20多年前的一个论断,至今仍然被验证:大量技术和管理手段的运用,只是提升了组织内部供应的效率,而组织的挑战主要不在内部,而是外部的失序与拥挤。


极具创造力的商业模式,是基于特定阶层和定位精准而生;而价值链的创造和提升,则需要精细化、个性化、差异化作为基础。然而在无序竞争和“烧钱式乱战”中,很多企业空耗了大量社会资源。传统的品牌营销思维“烧”出来的所谓“三条护城河”,在移动互联时代变得不堪一击。


未来,体育产业则会进入社会化营销思维大行其道的发展时代。即便是“工业4.0”时代,产能过剩的风险依然存在。因此,企业未来面临更大的挑战,可能来自于营销层面。它决定了企业能否在供应链上下游的议价能力和话语权,又能决定企业能否在消费者心智中占有一席之地的“企业开创用户”的问题。

6th


自2008年以来,过去的10年,中国体育产业发展速度之勇猛精进,放到其他产业来说,简直堪称无可比拟的产业奇迹。不过,如果把历史的厚度和深度拉开,我们的骄傲会削弱一点,而不安和忧虑的厚重感则会加重。


倘若你再次打开《走向繁荣的战略选择》这本著作,重读关于《农村工业化结构转换中的选择》的这一篇章时——你会发现,即使时光已经过去了28年,这仍然是一部研究中国经济改革与经济发展战略的力作。


而后,自2013年以来的“稳增长,去杠杆,调结构”——这样一以贯之的经济治理思想精髓,即便放到以乡镇企业起家为主的中国体育用品制造业集群范畴内来做统一思考,至今也适用。


而我们从《政府工作报告》则可以延伸到,如何在体育产业领域贯彻国家“双创”战略、“互联网+”战略,落实国家体育总局“瞄准新需求、开发新产品、打造新业态、创造新模式、培育新主体”的体育产业工作总体要求?


2019年初,每一个体育产业工作者,都站在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历史节点上,去思索和探寻新的工作使命,发现“痛点”,梳理出方法论;同时,体育产业未来还有一系列的革新与变化,将挑战着每一个人的认知。